影子之外无同伴

我等影子之外无同伴,尾巴之外无甩鞭。

法拉斯海港精灵-资料梳理

233333年轻的星星被熊孩子埃兰和爱尔温缠着

岁月月月子:

说好的夏天!大海!埃兰迪尔!……动笔之前自然要好好整理资料了。我其实非常喜欢Cirdan手下的精灵们,他们有很丰富的料,但是没人挖,好寂寞啊。于是这篇文从法拉斯港口开始,按年表顺序梳理一遍相关资料。肯定比较片面,欢迎添加!众人拾柴火焰高,互相投喂不寂寞!


网上已有的年表纰漏较多,下文都是我自己确定过的时间。老规矩,()表示一些注释,最好不要跳过,【】表示我的脑洞或吐槽,推荐跳过。


 @Starry Dome  @一月歌 不熟也召唤了因为实在寂寞冷_(:з」∠)_




**********************


1. Cirdan和海港精灵的出现


  精灵宝钻中已经写得非常详细,当最初维拉们召唤精灵去阿门洲的时候,海中迈雅欧希(Osse)非常不愿意和他的精灵朋友们分开,于是想方设法说服了一部分精灵留在海岸边。这群精灵主要留在法拉斯(Falas),因此自称Falathrim。在乌欧牟将愿意西渡的精灵送到维林诺的同时,他让(反正也已经因为到处找庭葛而误了船的)Cirdan留在中土。于是Cirdan在法拉斯建立了两个港口城市,Eglarest(伊格拉瑞斯特)和Brithombar(贝松巴)。Eglarest的意思是Eglain河(也被写为Eglor,后又被定名为Nenning)边的溪谷,Brithombar则是Brithon河边的居所。【托老在这些名字上有过其他设定,比如Eglain的意思是被遗弃的子民,不过精灵宝钻中没有采用这个意思。我个人觉得这群自主留下的精灵大概也不会觉得自己被遗弃了,所以不采用这个设定在我看来是很正确的。】


  这两个城市统称为法拉斯港口(Havens of Falas),它们创立在双树纪1149年。而三个双树纪年之后,YT 1152年,庭葛建立了多瑞亚斯,所有辛达精灵都自动视庭葛为他们的王。Cirdan是法拉斯领主,并不是什么精灵王,但他也不直接听从庭葛的命令。法拉斯和多瑞亚斯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法拉斯精灵长期将各种海产和珍珠送给多瑞亚斯。


  


2. 魔苟斯回到中土~星光战役


  魔苟斯打破双圣树、抢夺宝钻之后回到中土,旋即发兵攻打辛达精灵,这是第一次贝尔兰战争(译为会战,但实在没什么会)。魔苟斯的西路军围困了两座港口城市,而此时庭葛兵力不足(估计从来没想过要打仗+自己也被重点围困)而无法支援Cirdan,Cirdan只好自己苦苦支撑,撑了双树纪两个年头(YT 1495 - YT 1497),撑到了诺多精灵返回中土。我们都知道费诺来就是来打架的,魔苟斯为了打诺多,把围困法拉斯的军队全调去打星光战役,结果被费诺方面全歼。法拉斯就此解围。


  我没留意考据美丽安环带出现的时机,不过猜测也是差不多的时候,魔苟斯把大部队都调去打费诺,他们才能清扫敌人然后开屏蔽结界魔法环带。所以一开始辛达精灵以为诺多精灵是回来帮自己度过最困难的时刻的,也是非常合理。


  


3. 芬国昐登陆~骤火之战


  芬国昐登陆中土之后,特刚在法拉斯北边的Nervast地带建立了凡雅玛(Vinyamar),意为“新的家”【home一词真是看得人肝肠寸断】。UT称这是诺多精灵回到中土后第一个有记载的石制建筑群,因此我相信建造这里的时间至少和希斯隆相同,可能更早,大概是当做一个临时中转站来建的。凡雅玛和贝松巴有一条道路可以互通往来,于是虽然凡雅玛的主要居民是诺多精灵,但相当一部分辛达精灵也长住于此。FA 50年,特刚和芬罗德被乌欧牟托梦。FA 51年,乌欧牟直接现身于特刚面前带他去发现冈多林(老乌你……)。特刚建立好冈多林之后,将所有族人都从凡雅玛迁走,凡雅玛从此荒废【而特刚开始了宅熊人生】。在遥远的后来,图尔被乌欧牟引领到凡雅玛废墟,那时此处仍有许多海鸥和天鹅,古老的殿堂爬满蓝色和绿色的植物。图尔在此翻到紫色装备盔甲、剑和盾,后来开启冈多林地图。


  FA 52年,芬罗德开始建立纳国斯隆德,他选择的地址和特刚相比离法拉斯近得多。他和Cirdan结盟,从此联系紧密。FA56年,芬罗德就在Eglarest(Cirdan的常驻城市)西南方的海角建立了白角要塞Barad Nimras(Tower of the white horn)。没有定论white horn到底指什么,一说指瞭望的白色灯塔,一说指海角本身。我个人喜欢第二种,因此这个海角的名字应该就是Ras Mewrim或者Bar-in-Myl,意为“海鸥之家”。白色大鸟围绕的海角,是非常合适的名字。同时,芬罗德也大力支持法拉斯港口的修建,帮助他们建造了高大的城墙、石制的码头和防波堤,使两座海港城市焕然一新。高大的城墙在最后抵挡魔苟斯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因为纳国斯隆德和法拉斯的紧密联系,我更加认可吉尔加拉德是Orodreth/三芬家后代的设定,毕竟从纳国斯隆德送个孩子去海港是相对容易的,这个决定也比较容易获得一致认可。希斯隆要翻山越岭,实在辛苦,而且中间路途遥远变数多。


  两个港口城市应该规模不小,产业也应该发展得很好。比如航海可以推进历法、机械、造船、手工业的发展(没有长期航海,所以营养学应该没算)。多年的珍珠打捞必然催生出了珠宝行业,而说不定也有水产养殖业(也可能纯靠海吃饭)。和诺多精灵以及多瑞亚斯精灵的交流,让物资和信息方面得以丰富,匠人们的技艺也得到提高(尤其是珠宝行业)。所以我脑补的法拉斯港口是繁华的临海城市而不是小渔村。


  在骤火之战开始之前,这里应该是和平繁荣的样子。


  


4. 骤火~泪雨,以及魔苟斯的清算和精灵的逃亡


  FA 455年,骤火之战,安格班之围失败,芬国昐陨落。在此役中,法拉斯精灵们的船只和水手参战,有说法说他们在希斯隆参加了芬巩的突围战斗,并和芬巩结下了战友情谊,这也是为何他们毫不犹豫参加泪雨之战的原因。


  骤火之战之后,许多精灵为了逃避北方战火而来法拉斯定居,或者送自己的孩子和家人来。孩童时期的吉尔加拉德(在他此时被送来的版本中明确写了as a child)也被送到Cirdan处寄养。在这个时期,我相信Cirdan不仅修筑了一些防御工事,而且也开始训练士兵和水军。


  吉尔加拉德到达法拉斯之后,是在一种积极备战的、紧张严肃但仍然充满希望的环境中成长的。从小看到听到的东西会让他成为一个严肃而有大局观的精灵,我倾向于他是一个战略家。Cirdan也不可能把孩子培养成只知道熊的类型,反而应该会抓紧时间教他一切能教的东西,因为局势依然严酷啊。


  FA 472,泪雨之战中,法拉斯派兵参战。在战败之后,他们的船只还攻击了沿岸的敌军,我相信那是在阻挡敌人追击、掩护其他精灵撤退。当时,诺多精灵被彻底打散,多瑞亚斯没参战而且还修了不少防御工事,加上魔法环带的保护,应该是零损失;纳国斯隆德也非常隐蔽,而且出兵的只有葛温多带走的估计还没有一百人,也差不多是零损失;但法拉斯就不同了——魔苟斯被船只袭击的时候一定很诧异,这些没地方躲的、只有两个城市的、估计总共都没有几万人的海港精灵们,哪里来的胆子,敢在泪雨战败之后公然对抗黑暗大敌呢?


  所以说,泪雨之中、之后,Cirdan和法拉斯精灵们的表现使我一下就喜欢上了他们,而且肃然起敬。真是一群讲义气顾大局到了傻的地步的家伙啊。


  而吉尔加拉德到底参加没参加泪雨之战呢?他应该当时还没成年。我当然希望他是去了的,不在前锋,至少可以率船队掩护法拉斯精灵平安撤退。但他毕竟年轻,没去也是很正常的。这里有丰富的料可挖,如果已经有文有图请告诉我。


  在泪雨后一年,FA 473冬天-474某个时候,魔苟斯占领了Nervast和希斯隆,重兵强攻法拉斯的两座城市。这时候魔苟斯已经没有挑战者,也无需提防别处,所以攻势一定是非常严酷的。而吉尔加拉德无疑参加了守城战役。这一次他们毫无胜算,大部分城市被夷为平地,大量精灵被杀死或掳走,Cirdan和吉尔加拉德带着小部分精灵坐船逃走。这里继续有无比丰富的料可挖,比如那些芬罗德帮忙铸造的高墙最终在魔苟斯的强攻(弓箭和其他的围城器械)下断裂陨落,染成红色的海水(……),无法保护的居民和令人绝望的敌人。这对塑造吉尔加拉德和法拉斯精灵们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他们才不是一群天天只知道唱歌的无忧无虑的小精灵呢。


  Cirdan和吉尔加拉德最终率领子民逃到了西瑞安河口,在河口和巴拉尔岛定居下来。而海港精灵们在泪雨之中以及之后的勇敢进攻,显然给魔苟斯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唯恐Cirdan从海上袭击沿岸,因此派了不少半兽人在法拉斯地区常驻,起到了长期分散兵力的作用。一战之威,今尤如此。


  


5. 泪雨~第三次亲族残杀


  西瑞安河口,我必须说明,植被丰富的三角洲,芦苇像森林一般茂密。我们都知道芦苇是在湿地生长的,于是这片名为Lisgardh的地区显然有着肥沃的土地和美丽的自然环境。【想想芦苇,海鸥,大海,落日~~~】


  Cirdan和吉尔加拉德来到此处,一开始定居在巴拉尔岛上,但过了一阵,他们在巴拉尔湾(Bay of Balar)北边的森林(主要是桦木)Nimbrethil建立了Arvernien领地,这片森林就是他们造船的木材的主要来源。埃兰迪尔正是用这种木材造出了世界上最美的船Vingilote,“浪之花”(并非普通翻译过来的浪花,而是foam-flower,浪花的泡沫组成的花,其中意境请自己体会,我脑补了一朵白色的船出没在泛着白色泡沫的海浪上)。【Nimbrethil除了桦木之外的另一个意思是“white princess”,我瞬间脑补无极限……】


  Arvernien本来是一处人烟稀少的森林,随着逃难来的精灵渐渐定居在此,成为了致命的避难所。由于名声在外,后面多瑞亚斯和冈多林的难民才会往这里避难。可以想象Cirdan和吉尔加拉德安顿子民、兴建Arvernien和巴拉尔岛的生活。带着战争遗留的阴影和伤痛,建造新的家园,眼下可以渐渐放松一点,但未来的黑暗挥之不去,总之我仍然不觉得他们是一群只知道喝酒唱歌冲浪的精灵们,但情况应该比骤火~泪雨之间时要好了,应该有点娱乐活动了。FA 473 - FA 538年之间,西瑞安河口都比较太平,因为魔苟斯的重点在冈多林和纳国斯隆德,所以即使零星有战斗,并没有大规模的战争。


  FA 495,纳国斯隆德陷落thanks to Turin,这时候吉尔加拉德的心情也是一个可挖掘的地方。离得太远,中间又多是敌人,要军队没有,军备也没攒出什么,想救也救不到。吉尔加拉德的前50年的精生是多么郁闷啊?!喝酒吹风看海鸥和落日吧,顺便和Cirdan谈谈心。


  FA 503,埃兰迪尔出生,爱尔温也出生了,一个王子一个公主,一个英俊一个美貌;可惜他们的相遇之间还隔着许多战火和鲜血。FA 506,多瑞亚斯被费诺里安攻击而灭亡(迪欧搞了4年重建就被人干掉了,你说说你),年幼的爱尔温被人护送到西瑞安河口。四年之后,FA 510,埃兰迪尔7岁时,魔苟斯终于准备好了兵力(你也真是),冈多林陷落,埃兰迪尔跟着父母来到西瑞安河口。


  埃兰迪尔的到来意味着贝尔兰内陆最后的精灵王国的陷落,也意味着吉尔加拉德即将承担起的诺多至高王的责任。可以想象,吉尔加拉德见到这孩子的时候,心中应该也是百感交集。


  这时候的吉尔加拉德在成年的年龄上下,就当他18岁;爱尔温和埃兰迪尔正好是熊孩子的年纪。所以这么一看,埃兰迪尔和爱尔温毫无疑问是青梅竹马!接下来的十多年中,吉尔加拉德、埃兰迪尔、爱尔温和他们的亲人(Cirdan和图尔夫妇)的故事大有可写。我们都知道图尔一直被乌欧牟坑得对大海有着非常大的迷恋,也一直想要拯救人类和精灵。他的这种精神应该也影响到了周围的人,我想,包括吉尔加拉德。这种人类和精灵的命运的紧密联系以及可能性,对巴拉尔这里的居民应该也是有启迪的。哈多(Hador)一族的人类也在此居住,如在第三次亲族残杀中死亡的诗人Dirhaval(也写成Dirhavel)。


  FA 525年,图尔和伊缀尔向西航行,一去不回。不过在这之前,埃兰迪尔和爱尔温应该已经开始谈恋爱了,毕竟对于人类的年龄而言,埃兰迪尔算是成熟——说不定图尔他们向西航行就是在埃兰迪尔和爱尔温举行婚礼之后呢。婚礼上爱尔温肯定是戴着宝钻项链的,光芒四射啦。


  


6. 第三次亲族残杀,愤怒之战(FA 545-587),以及之后


  Elrond和Elros出生在Arvernien。他们的出生的年份有很多版本,比较普遍的是FA 532。而第三次亲族残杀发生在FA 538。吉尔加拉德当时在巴拉尔岛上,乘着船队到来时已经太晚了,我相信城市大概是被烧了,可能不会成为废墟,但居民应该死伤惨重,因为当时情况十分混乱。剩下的居民都乘船去了巴拉尔岛。在这之后,精灵们之间到底是怎样处理关系的,各个版本有着模糊的争议,我和小伙伴曾经为此绞尽脑汁,但推理和猜测的常识基本都失败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按照精灵宝钻所写,在第三次亲族残杀之后,西瑞安河口(Mouths of Sirion & Arvernien)被遗弃荒废,直到愤怒之战。海港精灵们的势力范围,只剩下了巴拉尔岛。


  第三次亲族残杀后,Elrond和Elros何时被送回海港精灵这边、他们被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在何处养大、他们是否参加了愤怒之战等等都是一片模糊,让人十分头疼。国外论坛上曾经有无数的争议——这三个问题可以互相影响,造成变化——然而也都没有什么建树。Elrond和Elros的成长速度也在讨论范围内,因为愤怒之战开始时他们可能还太小,但中间应该达到了参战年龄。他们是跟随费诺里安还是回到吉尔加拉德身边,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在愤怒之战之后,他们显然已经自由。不过大多数读者都相信他们在未成年时期就已经被梅格洛尔放回。


  愤怒之战中,英格威(Ingwe)登陆在久被半兽人占据的Eglarest,扫清了它们,这个港口城市成为维拉的军队的一个登陆点。


  愤怒之战之后,埃兰迪尔、爱尔温是否和吉尔加拉德以及双子再会,也是一个问题。我当然倾向于他们有见面说话的机会,但是……考虑到维拉的各种律法,埃兰迪尔和爱尔温大概无法下到陆地上,所以也有可能吉尔加拉德和双子只远远望着埃兰迪尔夫妇在天空中渐行渐远。


  在贝尔兰大陆沉没之后,法拉斯精灵们一部分跟着吉尔加拉德去了林顿,一部分跟着Cirdan去了灰港。去了林顿的那部分,显然在之后的对抗索伦、最后联盟等战事中英勇战斗到了胜利的一刻。



评论

热度(181)

  1. curious_cone荻野鸣蝉 转载了此文字
  2. Elenlos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河荷之鱼鱼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